北京pk10彩票合法的吗 侠客预测网北京pk10 北京pk10早上几点开始 在哪可以买北京pk10 北京pk10最准计划 快彩北京pk10走势图 北京pk10每天开多少期 北京pk10是国家允许的吗 赛车北京pk10走势怎看 北京pk10全包倍投 北京pk10害人案例 北京pk10官方玩法规则 北京pk10正规官方网站 北京pk10九码我都输 北京pk10单双大小长龙 北京pk10信彩开奖网 北京pk10玩的人犯法吗 北京pk10靠谱吗 北京pk10怎样打反水 北京pk10买大就吃了 北京pk10技巧规律9码 北京pk10奖彩票控 北京pk10彩票赌博骗局 北京pk10绝密方法下载 北京pk10和值漏洞 北京pk10的8码全天计划 金沙北京pk10如何预测 北京pk10赚水钱的方法 北京pk10怎么预测长龙 九彩北京pk10计划
  • 长江商报APP
  • 数字报
  • 新闻?#35748;擼?27-87666666
  • 新闻爆料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长江商报 > 新湖系主业不济:177亿营收净利仅1.4亿   黄伟350亿财富蒸发百亿债券到期临大考

新湖系主业不济:177亿营收净利仅1.4亿   黄伟350亿财富蒸发百亿债券到期临大考

2019-02-25 06:39:17 来源:长江商报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 沈右荣

    在2018年以来的新一轮去杠杆中,资本大鳄、曾经风光无限的?#36718;?#39318;富黄伟也未能独善其身,百亿债券压顶之下面临资金链紧绷风险。

    60岁的黄伟是教师出身,上世纪九十年代下海创业,靠卖眼镜赚得第一桶金,倒卖认购证完成原始积累。1994年,黄伟35岁时创立新湖集团,并一脚踏入地产领域,但不忘在资本市场大施拳脚。通过受让股权,黄伟相继控股新湖创业(已与新湖中宝合并)、新湖中宝(600208.SH)及哈高科(600095.SH),形成了闻名资本市场的新湖系。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借助上述三家资本?#25945;ǎ?#40644;伟相继控参?#19978;?#36130;证券、大智慧、?#36718;?#38134;行、中信银行、阳光保险、万得信息等多家公司,建立了庞大的金融帝国。

    然而,左手地产、右手金融,黄伟纵横资本市场之时,其宣称的地产、商?#22330;?#22823;豆加工等主业业绩均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数据显?#33606;?016年至去年9月末,新湖中宝及哈高科净利润缺少亮色。而在2017年,两家公司合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超177亿元,但主营业务利润仅1.4亿元,两公司超九成净利润依赖投资收益。

    Wind数据显?#33606;?#36817;年来,黄伟推动新湖系大肆并?#28023;?#32791;资接近200亿元。

    如今,在高比例质押股权的杠杆融资扩张情况下,债券迎来兑付高?#20445;?#26032;湖中宝资金捉襟见肘,黄伟将面临严峻财务考验,新湖中宝存在资金链紧绷风险。

    不过,二级市场上,新湖中宝及哈高科股价跌幅较大。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,相较2015年高峰,截至2月20日,黄伟夫妇个人财富缩水350亿元。

    超九成净利润来自投资收益

    长袖善舞的黄伟频频依靠其在资本市场驰骋反哺主业。

    财报显?#33606;?#36817;10年来,新湖系两家A股公司的经营业绩极不稳定。2009年,新湖中宝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为63.79亿元、11.50亿元,2010年猛增至81.40亿元、15.60亿元,2011年下降至66.88亿元、14.07亿元。2013年,净利润更是下降至9.83亿元。

    上述净利润数据中,投资收益贡献不菲。2009年至去年9月30日的近10年间,公?#20928;?#21462;的投资收益合计高达112.14亿元,约?#32426;?#26399;205.82亿元净利润的54.48%。

    2016年以来,公司对投资收益的依赖更为明显。2016年当年,公司实现营收136.26亿元,同比增长28.43%,净利润58.38亿元,同比增长403%。净利润同?#32570;?#22686;?#20197;?#36229;营业收入增速,这也源于投资收益。当年,新湖中宝在二级市场大幅增持了中信银行H股,并派驻了董事。

    因此,公司对中信银行的会计核算调整为按权益法核算,因此净利润大幅增长。

    2017年至去年9月底,投资收益分别为31.82亿元、22.72亿元,分别占公?#38236;?#26399;净利润的95.79%、128.36%,投资收益接近甚至超过当期净利润。

    投资收益中,中信银行、盛京银行及新湖期货贡献最为可观,2017年,三家分别贡献了20.89亿元、3.92亿元、4.36亿元,合计为29.17亿元的投资收益。

    哈高科同样如此。去年前三季度,哈高科亏损264.15万元,同期投资收益为934.92万元。而2015年至2017年,其净利润分别为1457.72万元、1537.73万元、2094.13万元,同期投资收益为153.74万元、58.18万元、3041.42万元。哈高科2017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6.18%,主要是投资收益大幅增长,?#39029;?#36807;净利润。

    纵览上述两家公司,其主营业务基本上处于微利甚至是亏损状态。2017年及去年前9月,二者合计实现净利润177.23亿元、72.17亿元,而剔除投资收益后,二者合计实现的净利润分别约为1.4亿元、-5.02亿元。

    10年斥资百亿疯狂并购扩张

    净利润主要来源的投资收益均系黄伟产业并购扩张结果,在其杠杆式扩张过程中,蕴含着高超财技。

    近10年来,新湖系实施了一轮又一轮并购扩张,大手笔不断。如2009年,新湖中宝斥资3.52亿元入股大智慧获得11%股权,投资1.35亿元获得浙江新兰?#36718;?#19994;49%股权,2012年耗资7.5亿元揽下西北矿业34.40%股权。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新湖中宝的大规模收购中,标的资产主要由地产与金融两大块组成,其中,近年来收购标的以金融资产为主。2009年以来,除了收购上述大智慧外,还相继收购了?#36718;?#38134;行、阳光保险、51信用卡、万得信息、信银国际等多家金融机构股权,去年,?#36141;?#36164;12.3亿元入股趣链科技,获取49%股权,重仓杀入区块链领域。

    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近10年,新湖中宝实施上述资产收购所耗资金达137亿元。其中,收购?#36718;?#38134;行、阳光保险、万得信息、信银国际(中信银行H股)、趣链科技所耗资金均超过10亿元。

    除了上述收购外,新湖中宝还对曾收购标的不断加仓。入股大智慧初期,新湖中宝仅持有11%股权。2011年,大智慧成功上市,黄伟收获颇丰。2013年,黄伟启动减持计划,至2014年6月30日,新湖中宝将所持大智慧全部清仓。随即,黄伟实际控制的湘财证券重组大智慧。失败后,新湖中宝再斥资17亿元杀入,并接连增资。截至目前,其持有大智慧21.16%股权,位列第二大股东之位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近10年来,通过并购、增资等途径,黄伟所耗资金在200亿元左右。?#38142;耍?#21152;上此前的资本?#23395;鄭?#40644;伟建立了?#21754;?#38134;行、保险、证券、期货、资管、金融服务等金融众多领域的金融帝国,而这,实质上已成为新湖集团第一大主业。

    新湖集团原本以地产发家,黄伟依托手中的金融资产不断向地产输血。根据新湖中宝2017年年报,其对中信银行、盛京银行及?#36718;?#38134;行能产生重大影响。

    截至2017年底,上述三家银行向新湖中宝的贷款余额为23.15亿元。其中,中信银?#24418;?#20854;提供贷款17.86亿元,这些贷款大多流向了地产。

    超八成股权被质押融资

    除了银行输血,股权质押融资也被黄伟使用得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截至目前,黄伟直接持有新湖中宝16.86%股权,其中83.82%被质押。新湖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宁波嘉源股权质押比也达到84.32%。此外,恒?#32902;?#30340;股权质押比达到91.62%。

    新湖中宝持?#24418;轮?#38134;行18.15股权%,哈高科持?#24418;轮?#38134;行1.85%股权。根据从前披露的信息,哈高科所持?#36718;?#38134;行股权质押比达80%,新湖中宝所持?#36718;?#38134;行股权质押比也达到42%。此外,新湖集团所持的大智慧股权比例也达到八成。

    除了所持股权被质押外,新湖系手中的项目等也被质押融资。新湖中宝在2017年年报中披露了35个地产项目,截至当年底,接近三分之一项目被质押。如上海玛宝等8个项目股权被全部质?#28023;?#34701;资约为13.9亿元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股权质押多向关联方质押。如新湖中宝将沈阳新湖明珠7000万元股权质押给盛京银行亚明支行,将上海亚龙古城3.2亿元股权质押给中信银行上海?#20013;小?/p>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杠杆融资给黄伟埋下了不小风险。

    截至去年9月末,新湖中宝货币资金125.89亿元,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为155.32亿元。前三季度,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54.37亿元,同比大降413.35%。由此可见,公司存在偿债压力。

    更大的压力在于,前几年,新湖中宝大举发债,今年将进入债券兑付高峰期,预计到期将达101亿元。

    综合高比例质押股权融资因素,如果市场资金供给偏紧,黄伟将面临偿债压力的严峻考验。

    二级市场上,近几年来,新湖中宝股价大幅下挫。2015年,其股价曾达10.65元,如今在3元左右徘徊。黄伟夫妇直接间接合计持有新湖中宝57.09%股权,在新湖中宝身上,浮亏达340亿元。再考虑哈高科,黄伟夫妇财富缩水约350亿元。


责编:ZB

长江重磅排行榜
    视频播报
      滚动新闻
        长江商报APP
       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
        北京pk10冠军公式计算
        大玩家水果派对2怎么玩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pk10 三升体育网址 电竞包子 白狮注册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牛 免费棋牌插件下载 股票投资报告书范文 人佩带武财神 塞维利亚vs赫塔菲直播 佩佩赫塔菲发疯 霍芬海姆斯图加特